企业接力赛急不来

时间:2020-06-17 18:03:19   作者:    233浏览

富豪创下的成功企业,个人特质成为旗下企业的精神象征及市场焦点,因此,由谁接班的议题,向来都被精神领袖的光芒所掩盖。

尽管如此,市场人士认为,没有明确公布接班计划,并不会构成企业发展的风险。


市场普遍认为,这些企业已发展成熟,培养了强稳的管理团队扶持公司营运,即使创办人逐渐淡出都不成问题。

接班计划能做不能说?

大马企业接班计划透明度不高,已不是什幺新鲜事。

这或许是因为大马企业富豪以华裔居多,“子承父业”的观念被视为理所当然,因此由谁接班,市场似乎早已心中有数。

大马企业富豪过去的创业故事令人津津乐道,人们往往将他们当做企业的精神代表。


这批人不少已来到耄耋之年,却仍在参与公司业务,看似未为接班计划规划安排,但其实早在过去数十年里已为公司培养强稳班底,或已安排子嗣进入公司董事部。

对于接班计划,他们鲜少公开讨论,很多时候都守口如瓶,市场对于这些计划犹如雾里看花,似是而非。

企业领袖风格突出

不过,由于创办人已为企业扎稳基础,市场认为即使接班计划没有明确宣布,仍不构成重大隐忧。

以我国10大富豪为例,他们的企业王国在各领域具有一定规模,而创办人往往会被视为公司的精神领袖和代表。

不过,这10大首富大部分都没有向市场公开继承人选,尽管有的儿子或家族成员,都已参与公司的业务。

对于这现象,市场人士普遍都认为,企业精神领袖风格突出,导致市场较少将专注力放在继承计划或接班人身上。

“在大马,人们倾向于关注精神领袖的走向。”

接班人备感压力

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MSWG)研究及监管部门高级经理黄云浩告诉《》,由于这些精神领袖成功创办在国际举足轻重的企业,对公司具有精神加持的作用。

不过,创办人的强烈风格,其实会让接班人会面临一定的压力,这也意味着,是否具备独特的领导特质,也是企业接班人选的一大考量因素。

因此,这是促使大马多家企业的接班计划未能明朗化的原因,以免对接班人带来一定的压力。

黄云浩表示,以实达集团(SPSetia,8664,主板产业股)为例,尽管已宣布现任副总裁兼总营运长拿督潘丁友将接任总执行长丹斯里刘启盛的职位,公司由谁接手的安排已经确立,但市场仍然以刘启盛的动向为焦点。

“这是因为刘启盛是实达集团的精神象征,尽管他已不是实达集团的大股东。”

这对于即将接班的潘丁友来说,也有一定的压力,市场对于他可能会先抱以观望态度,等待潘丁友争取表现发挥个人领导风格,否则,很容易被认定活在刘启盛的影子之下。

“不过,这通常要在3至5年方能看到。”

林国泰接班优等生

企业接班人除了会被创办人的光芒掩盖,也面对很大的挑战,即如何带领公司继续突破及成长。

InterPacific研究主管冯廷秀指出,接班人面临的挑战,是要如何持续带领公司突破或成长,对于这个衡量标准,云顶集团的丹斯里林国泰,是当中少数的优等生。

云顶业务扩展海外

冯廷秀说,林国泰从已故丹斯里林梧桐手中接过云顶集团后,成功将这门在大马经营的独家赌场生意,扩展到国际市场。

因此,现在人们一提起云顶,想起的代表人物不仅仅是创办人林梧桐,成功将公司版图扩大到国际市场的林国泰,也已成为云顶的新一代精神领袖。

在大马,只有成功集团创办人兼大股东丹斯里陈志远,以及云顶集团创办人林梧桐,曾向大众明确交代接班计划,分别宣布儿子拿督陈永钦和林国泰带领公司发展,让市场对公司未来计划更为明朗。

另外,到了林国泰这一代,言接班虽然有点言之过早,不过,他的儿子林拱辉已经受委为云顶执行董事,担任业务发展部高级副总裁。

至于IOI集团(IOICorp,1961,主板种植股)执行主席丹斯里李深静,虽然没有明言接班人,不过,长子李耀祖颇有接班人的姿态,他目前担任执行董事。

创办人须传承人脉关系

冯廷秀认为,企业创办人的特殊人脉关系,专业管理人无法化为己有,必须传承给接班人。

他表示,以大马10大富豪旗下公司为例,他们经营的大多属于垄断或特许经营权业务,这意味着公司创办人在这方面,具有特殊且强稳的人脉关系。

例如,丹斯里赛莫达旗下的业务都与政府特许经营生意有关,包括白米、码头、独立发电厂,以及邮局生意等等。

冯廷秀表示:“这意味者,这些企业创办人具有本身的特殊人脉网络和谈判能力。”

他表示,即使有多强稳专业班底或接班人,他们未必能复制之前打下的人脉网络,持续取得特定合约。

“一些特定的交易,仍需要这些精神领袖牵线或谈判,这些人脉是专业经理人无法化为己有的。”

适时引进公司培训

企业富豪鲜少明确公开接班人的计划,可能是有多重的考量或时机未到。

不过,确有不少企业创办人会在适当时候,把孩子带进公司培训。

适时引进公司培训大马首富郭鹤年将在今年10月迎接90岁大寿,数十年来,他的商业版图从糖业、粮油、酒店、物流、房地产,一直发到传媒等领域。

郭鹤年育有8个孩子,不过从未透露长子郭孔丞是否将会成为集团的继承人,只称若孩子遵循他传承的启示,王朝势必可延续多三四代。

目前,次子郭孔寅率领家族握有50%股权的香格里拉亚洲。女儿郭惠光坐镇《南华早报》出版商SCMP集团的执行董事。

此外,幼子郭孔华也出任嘉里集团董事长助理。

郭氏兄弟集团

大马首富郭鹤年将在今年10月迎接90岁大寿,数十年来,他的商业版图从糖业、粮油、酒店、物流、房地产,一直发到传媒等领域。

郭鹤年育有8个孩子,不过从未透露长子郭孔丞是否将会成为集团的继承人,只称若孩子遵循他传承的启示,王朝势必可延续多三四代。

目前,次子郭孔寅率领家族握有50%股权的香格里拉亚洲。女儿郭惠光坐镇《南华早报》出版商SCMP集团的执行董事。

此外,幼子郭孔华也出任嘉里集团董事长助理。

双威(Sunway,5211)

丹斯里谢富年是双威集团的创办人,他化废矿湖为神奇的事迹目前还令人津津乐道。

近年来,他的长女谢燕蒂以及儿子谢延鑫,都已经加入双威集团担任高职,并在严格栽培下一步一脚印踏入管理层的殿堂。

马星集团(MahSing,8583)

丹斯里梁海金把马星集团一手打造成我国着名的产业发展商,他目前还担任总执行长。

他的大女儿梁婧屹,目前担任马星集团董事经理行政助理,儿子津浩也已加入公司。

长青控股(CNI,5104)

长青控股(CNI,5104,主板贸服股)创办人拿督高程祖,2009年逐步退到幕后,前面的舞台交给孩子发挥。

他的大儿子高浩伦在1996年回国后,便开始到公司帮忙,从最低层做起,目前已是CNI集团总执行长。

专业经理人打理后继无人没问题

企业创办人虽然不提接班计划,不过,重用专业经理人打理业务的做法,免除了“后继无人”的担忧。

资深基金经理张子敏和黄云浩皆认同,大马企业在指定接班人计划上不够透明,但由于这些富豪已委派专业经理人打理公司,因此没有隐忧。

张子敏表示,丹斯里阿南达和丹斯里赛莫达,就是将拥有权和经营权分开的最佳例子。

他们虽然是多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但却未参与公司的业务,而是由专业经理人负责营运。因此,即使没有明确的接班计划,都不成问题。

他不否认,领导人直接参与业务的公司的经营方式,接班计划是必须关注的课题,因他们须对公司发展拟出决策和方向。

“不过,必须注意的一点是,这些公司领导人都已安排一群专业经理人协助打理公司。”

大众银行班底强稳

另外,以丹斯里郑鸿标为例,虽然他是大众银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单一大股东,并仍在董事部担任非执行主席,但公司业务已交由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丹斯里郑亚历等一众强稳班底运作,营运方面没有隐忧。

此外,丰隆集团也是一个例子,丹斯里郭令灿旗下的上市公司,都有专业经理人营运,并具备强烈的个人风格,如即将退休的丰隆银行(HLBank,5819,主板金融股)集团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拿督谢依雯及丰隆金融集团(HLFG,1082,主板金融股)总裁钟义豪等,他们在行内已有一定的知名度,公司的重大方向都由他们议决。

控制权管理权分开

黄云浩表示,假设这些未明确交代接班人的精神领袖发生任何事情,对于公司的股价影响仅是短暂的,凭着深厚的管理层班底,业务根基已相当稳固。

“最重要的一点是,投资者买股仍是以公司基本面作为出发点,而不是以这些精神领袖作为投资考量。”

无论如何,黄云浩认为,一家公司最好的经营方式,是将控制权及管理权分开。

“一朝天子一朝臣”,他表示,每个人在上任后采用的班底都不一样,即使得知接班计划,但他们在接下来的决策方向,仍是个未知数。

接班计划透明度未提升

今年至今,相当多的公司领导人向市场宣布其将隐退或公布接班人选的消息。

对于这个现象,市场人士认为这并不意味着接班计划的透明度有所提升。

基金经理张子敏对这些领导人退休或替换的消息并不感意外,他表示:“除非是他们突然离职,才会让起市场担心内部是否出现任何的争执。”

下台前5年安排妥善

无论如何,冯廷秀表示,许多公司在十多年前上市至今已发展成成熟,或许能够解释为何近期有这幺多公司陆续宣布接班计划或出现新领导人。

他认为,一个完美的接班计划,必须向公众宣布,并且要让这些接班人预先在公司实习。最重要的是,要在领导人下台前至少5年作出妥善安排。

雇员公积金局副总执行长兼总投资长拿督沙里尔立查,也已经受委为该局新任总执行长职,从4月16日生效,任期两年。

与此同时,将在6月约满的大马机场(Airport,5014,主板贸服股)董事经理丹斯里巴希尔,也暗示即将引退,而主席丹斯里旺阿都阿兹也发出挽留信息,表示董事部希望巴希尔可以留任,继续领导该公司面对充满挑战的航空领域。

百乐园CEO突辞职震惊市场

早前,百乐园百乐园(Paramon,1724,主板产业股)搭配公司未来发展的接班计划,曾获市场看好。

该公司去年首次从外部聘请曾世扬担任总执行长,部署公司接下来的综合型发展计划。

百乐园在近期推出获得市场看好的UTROPOLIS大学城计划,也以创意方式发出发售2亿令吉永久债券及3亿5000万令吉回教债券。

然而,曾世扬随后在今年4月15日宣布辞职,让市场感到意外。

消息传,曾世扬的离职,是因为第二大股东万津福兴园私人有限公司反对长期奖励计划。

百乐园建议的长期奖励计划,是将最高10%已缴足股本,免费派发给表现达标的集团与子公司的执行董事和职员,曾世扬可获奖励计划下的15%比重。

该计划议案已在4月17日股东特大上,以70.21%赞成票被通过,反对票占29.79%。但在特大进入投票程序前,曾世扬获奖励的议案已被撤销,而曾世扬则在大会的前2天(4月15日)辞职。

合约制运作官联公司 无接班问题

黄云浩表示,大马企业分为两种,即官联企业和私人企业。市场普遍不太关注官股的接班计划,因这些公司的管理层多是以合约制方式运作,表现不佳则会被撤换。

无论如何,华旗银行财富管理研究和投资策略师蔡顺利,早前在花旗银行投资展望汇报会上对雇员公积金局宣布更换人选的做法颇为看好,认为这是官联公司透明度提升一个迹象。

“他们希望让市场多了解接班人的背景。”

虽然官联公司的接班计划没有担忧,但偶尔还会传出新领导人与公司出现“文化冲击”的消息。

例如,国家能源(TNB,5347,主板贸易服务股)前主席兼总执行长的拿督斯里仄卡立,被传出当年自上任以来即与工会不合,而他在去年6月底约满不被续约,也可能与工会的关系不和谐有关,尽管他在任内为国能解决不少难题。

至于较为近期的是传出大马交易所(Bursa,1818,主板金融股)职员在拿督达祖丁上任后掀起的离职潮,并且引来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关注的消息,但达祖丁已在过后已否认。

由此可见,在继承计划上,“空降兵团”面临的挑战,会比家族继承或内部提升来得高。

股权分配不明藏隐忧 子女争产或卖股

尽管大马10大富豪企业旗下公司,都已有一群专业班底支撑,但创办人大部分在股权分配上都未有明确的安排,这可能成为企业的“未爆弹”。

黄云浩不否认,创办人没有明确分配股权所属,的确存有一定的隐忧,然而,他相信,这些富豪已在遗嘱上妥善安排,因此,没有必要公开。

“我认为,股权方面不需要透明,因相信这些创办人已有安排。”

可能有些富豪的子女,也不清楚父亲在股权分配方面的安排,更遑论外人。

不过,华人“子承父业”的传统,对于一些子嗣众多或妻房较多的企业家,在没有明确分配股权的情况下,有相当大的风险爆发财产争夺战。

香港、澳门和台湾,都曾发生类似的争产案,尽管他们公司已有亲属或专业经理人在打理,也没有公布相关分配,市场“理所当然”认为,目前在公司经营的亲属将是接班人。

从这些案例来看,这些领导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妻房众多,因此,必须在股权分配上作出明确的安排,否则将随时上演争产戏码,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课题。

留“后路”换接班人

另一方面,冯廷秀表示,股权分配若不明确,也可能会出现后代脱售股权,导致他人入主公司的情形,这也会影响企业的未来方向和发展。

“毕竟,大股东具有做决策的能力。”

与此同时,冯廷秀相信,公司不将接班计划明朗化,除了担心会为接班人选带来压力外,也是为了留一条“后路”,即可视情况更换接班人。

企业接力赛急不来
企业接力赛急不来
企业接力赛急不来
企业接力赛急不来

王永庆私生子搅局争产

在台湾,台塑公司创办人王永庆在2008年去世后,也因逝世前未对家产做任何安排,引发了争产风波。

王家不但面临内部家产争夺的戏码,还面临王永庆四房罗文源三姐妹诉请认祖归宗案,王家成员个个为了接班问题争执不断。

王永庆生前个人仍然持有台塑、南亚、台化股票,市值约460亿新台币(约47亿令吉),但其他投资公司的持股复杂,个人实际持股难以厘清,令各方在争产中显得更为复杂。

专家指王永庆虽然已经完成了财富向第二代的传承与过渡,但在传承与过渡过程中,并没有很好的把自己打拼多年所积累的价值有效地传承下去。

对于这种精神层面的传承缺位也真是豪门争产的深层原因。

各房“挟持”何鸿燊分家

以澳门赌王何鸿燊为例,他在2010年底因身体原因屡报病危,上演一出各房“挟持”何鸿燊的戏码。

澳娱是何鸿燊的核心资产,他通过公司持有澳娱26.8%的股份,并以个人名义持有澳娱4.8%的股份,为澳娱最大单一股东。

在病危消息传出不久,澳娱在2011年宣布何鸿燊持有股权的50.55%,归三房陈婉珍所有,其余49.45%的股权由二房蓝琼缨的5名子女平分。

不料,声称代表何鸿燊的律师高国骏,突然指控二房及三房在诈取资产,分家文件并非赌王签署,掀开争夺家产的序幕战。

至于该家族争产案一发不可收拾,各房之间互相指控和喊冤,事件演变越来越越烈,并因而惊动了中国政府。

何鸿燊家族成员所召开的家庭会议,获得当时全国政协副主席何厚铧巨和前香港律政司司长梁爱诗参商谈,而被外界视为中国政府委派以平息是次纠纷。

家产四房平分

最终,何家各房在2011年3月于养和医院签订和解协议,何鸿燊和家人也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何家事件终于得到圆满解决,为是次争产纠纷划上句号。

这宗争产案达成和解,然而,财产分配方案始终成谜,何家人曾对外宣称,家产四房平分。

李嘉诚妥当分配身家

一向对财产分配都三缄其口的香港首富李嘉诚,在去年罕见地向媒体公布其身家分配。

李嘉诚透露,自己在长和的资产,会让长子李泽巨管理;并会注资给次子李泽楷并购公司。